天才一秒记住【思创文学】地址:scwxw.cc

看着挺瘦一人,怎么死沉死沉的,江颂宜推也推不开,索性放弃了,麻木着一张脸。

“到底喝了多少呀,醉成这样。”

她拍了拍他的脑袋。

“你还能认得出来我是谁吗?”

“……颂颂,你是颂颂。”闻人清睁开一道眼缝,凭本能地回应道。

江颂宜听着觉得不舒服,“颂什么颂,不许你喊。”

闻人清听了不高兴,把头抬起来,扶着门框往内室走,江颂宜肩上一轻,揉了揉被他枕过的地方,低头望见地上的酒壶,摔得四分五裂的。

成芸心说听见东西打碎的声音,应该就是这个了。

闻人清走得磕磕绊绊,江颂宜怕他摔了,到时候摔在瓷片上,他现在身份今非昔比,万一伤着了不知道要闹出多少事。忙不迭上前扶住他。

闻人清见她小心翼翼的样子,乐了。

江颂宜:“……不准笑,难看。”

闻人清听了赌气般张开双臂,把人往腋下一夹,江颂宜哼哼了两声,脸都燥红了。

“口是心非,你明明就关心我,不然不会来看我……”闻人清喝多了,说话的时候大着舌头,听着有点好笑。

江颂宜把人扶到床上,像条泥鳅似的滑走了,往后退了退,一脸戒备地看着他。

“我才没有,是──”成女官催她她才来的。

嘴巴忽然被捂住,什么话都讲不出来。

闻人清用大手牢牢捂住她的嘴,额头贴着她的额头,垂着眼,眼神湿漉漉的,语气听起来无助又可怜。

“我都知道,我都懂,但求你不要讲出来。

这样我就可以假装,假装有人在关心我。”

江颂宜觑着他的脸色,说话一套一套的,真醉假醉呀?

闻人清一脸失落地跌坐回床上,捞起地上的酒壶,抱在怀里,灌了两口,酒水从唇角溢出,打湿了衣襟。

江颂宜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,应了成芸心过来帮忙,就不能坐视不理。

“别喝了。”她上手抢他的酒壶,他没使劲,她轻轻松松就抢走了。

闻人清瘫倒在床上,双眼发愣,直勾勾盯着床顶看。

江颂宜把酒壶放得远远的,人也站得远远的,喊道:“你喝了这么多,成女官和福总管她们都很担心你,膳房煮了解酒汤,我端进来给你喝好不好?”

没声了。

江颂宜只好再次上前查看,见他的样子不对劲,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。

手腕忽然被抓住。

江颂宜忍不住腹诽,狗见着主人丢出去的东西要叼回来,他见着她的手就要抓一把,什么毛病呀。

她懒得挣开,顺势坐到了床边。

听他喃喃道:“不一样,她们关心我,是因为我是她们要效忠的皇帝。无论谁坐在这个位子上,她们都会这么做。”

他坐起身,眼尾发红,质问道:“可我跟皇兄长得一模一样,我也坐在了皇兄坐过的位子上,我努力地做得比他更好、更出色,为什么母后她从来不会这么为难皇兄?”

原来是为着这件事这么伤心。

江颂宜揉了揉他的头,像揉她曾经养过的狮子狗。

“我猜,或许她是在试探你的底线。”

闻人清抬脸,不明所以地看着她。

“为何试探?”

“我小时候养过一只狮子狗,她咬坏了好几件我的衣裳和屋里的摆件,怎么教都不听。我刚开始的时候不明白为什么,明明我已经对她够好了,后来木丹给她找了许多大骨棒给她啃,她有东西可磨牙,就不咬我了。彼此不熟悉时,总得多磨合才知道对方的喜好与缺点。”

太后年轻时是个锋利的美人,宜喜宜嗔,先皇十分宠爱她,让她生下了长子。可年纪大了后,再使这些矫情性子就使人厌烦了。毕竟儿子不是丈夫,会孝敬她但不会像丈夫一样包容她的小性子。

加之闻人清打小流落在外头,并不在她身边长大。她对这个儿子不亲近,可她的后半生都寄托在她身上,唯有一而再再而三地试探,看他能包容到什么地步。

闻人清一门心思要当好这个皇帝,朝政忙碌,他下了朝还要跟着梅太傅学帝王之术,无暇顾及太后的隐蔽心思。

流水一样的珍宝送进太后宫中,可她依然不够安心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小说推荐:《持空间!御神兽!毒妇暴富爽翻天》《人参养灵芝》《叮,您的金手指已上线[快穿]》《吾妻体弱多病》【趣书小说

《贵妃作天作地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思创文学scwxw.cc,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折君

折君

素染芳华
柳渔长相娇艳,生就一副媚骨,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,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。再睁眼时,重回十五岁那年,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。重生回来,迫在眉睫只一件事。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,脱离柳家,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。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,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,才出媒婆家门,转身就遇一少年,媒婆低声与她道:“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。”柳渔懂了,三号目标。.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
其他全本128万字
云鬓楚腰

云鬓楚腰

白鹿谓霜
陆则矜傲清贵,芝兰玉树,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,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。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,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,舅舅是当今圣上,尚在襁褓中,便被立...
其他连载37万字
八零对照组再婚后,逆风翻盘了

八零对照组再婚后,逆风翻盘了

橙子棠
沈欢喜很倒霉,头婚嫁了个凤凰男,二婚嫁了个妈宝男。她忙着给家里挣钱,劳心劳力付出,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,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,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。几经磋磨,两个女儿心受重创,自卑怯弱,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,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。再后来,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,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;小女儿患了肺癌,也不愿告诉她,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,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
其他全本67万字
婚后热恋

婚后热恋

泡沫红茶
一场乌龙,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。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,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,眼光终于正常一次。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:“你这行情,还需要出来相亲?”钟廷晔先是一愣,唇角微挑:“一直也不太好。”“......?”沈轻白不解:“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?”钟廷晔点头:“嗯,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。”沈轻白了然:“既然如此,我俩要不凑合凑合?”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,眸光里压着笑,
其他全本40万字
想入媛媛

想入媛媛

空中云点
丈夫常年在外,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,一场情感纠葛,伦理大戏。…
其他全本9万字
完全控制

完全控制

天望
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,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,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。**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,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,却对他一见钟情,事后林晰鸩占鹊巢,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,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,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,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?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,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。在残酷的斗争中,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,他会对
其他连载5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