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镇南军在凤翔虽然只有五万人,但镇南军武器装备优良,足以抵挡西夏大军的进攻,故老臣以为西夏大军不足为虑。”邱英才自信道。

他的自信,不知道是对凌云自信,还是对镇南军自信。

话音刚落,殿内便有人拍手赞叹道:“对啊,我竟忘了凤翔等地,有镇南将军留下的五万精锐大军。”

“倘若西夏贼军胆敢进犯兰州城,我大乾即可调遣这五万镇南军驻守兰州,甚至主动出击,让西夏再次领略我大乾的威武之师。”

众人纷纷附和,感叹之声不绝于耳。

“妙哉!五万镇南军,足以震慑西夏宵小,令他们不敢对兰州城轻举妄动。”

“若是西夏军胆敢开战,镇南军必定让他们有来无回,血染沙场。”

“方才听闻文才大人提了一次,但我们怎么没想到这一点?”

“毕竟邱大人不说,都要忘记镇南军在凤翔留有多少驻军了...”

王虎听闻邱英才的言语,身形微微一滞,仿佛被说中了心事。

心中的秘密被人窥见,让他不禁有些惴惴不安。

此刻,听着朝堂上众人的议论声,他的脸色逐渐泛起红晕,心中更是忐忑不安,生怕自己的计划被进一步揭穿。

果然,命运总是捉弄人,越是心中恐惧的事情,往往越会不期而至。

“难怪王虎将军敢主动请缨,原来是早已洞悉了这一妙计。”

朝堂上的声音如针般刺入王虎的耳中,让他脸色瞬间惨白如纸。

心中更是慌乱不已,犹如被狂风暴雨席卷的孤舟,摇摇欲坠。

然而,对于王虎的议论并未因此停止,反而愈演愈烈。

王虎心中惊恐万分,知道自己已经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。

可是没有解决的办法,只能紧咬着牙关,努力保持镇定,心中默默祈祷这一切能够尽快过去。

可议论声却如同潮水般涌来,让他无处可逃。

王文才站出来,指着王虎义愤填膺说道:“陛下,臣以为王虎此人,其心可诛!”

“哗!”只是瞬间,殿内所有目光朝王虎看去。

王文才要的就是这种效果,于是继续说道:“王虎明知兰州城附近有五万镇南军驻守,却为了自己的私欲和功绩,故意隐瞒不报。”

王虎深知自己必须立即采取行动,否则一旦罪名坐实,他将面临无法挽回的灾难,甚至可能危及性命。他努力平复内心的恐慌,强行装出镇定的模样,瞪视着王文才,愤怒地反驳道:“你……简直是血口喷人!”

王文才冷笑一声,毫不留情地继续逼问:“我如何血口喷人?你扪心自问,先前主动请缨,难道不是打着利用镇南军的主意?”

面对王文才的咄咄逼人,王虎不敢再与他纠缠下去。他深知,此时唯有向正和帝解释清楚,才能洗清自己的冤屈。于是,他连忙跪倒在地,向正和帝哀求道:“陛下,臣冤枉啊!”

他声泪俱下,语气中充满了恳切与无奈:“陛下,臣之所以主动请缨,实在是出于为大乾贡献一份力量的初衷。臣绝无私心,更无利用镇南军之意。而王文才竟在此诬陷微臣,臣实在是冤枉至极啊!”

王虎的话语中充满了真诚与急切。

他希望能够打动正和帝,为自己正名。

正和帝静静地审视着王虎,目光深邃而锐利,仿佛在探寻他内心的真实想法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思创文学【scwxw.cc】第一时间更新《布衣小书生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和男主同归于尽后

和男主同归于尽后

画七
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,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,后来,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,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,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。谁也想不到,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,手脚筋齐断,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,后面能咬着牙,吞着血,凭借着手中的剑,一步步往上爬,王侯、道君、宗主,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。薛妤总认为,人心就算是块石头,也能捂热。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,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,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
其他连载99万字
奈何她楚楚动人

奈何她楚楚动人

西柚99
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,凡事利益为先,就连婚姻,在一众联姻对象中,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、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。然而,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,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。虽然脸一样,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,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,...
其他全本45万字
听说我喜欢你?

听说我喜欢你?

柚子多肉
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,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,不知情者信以为真,知情者也半信半疑。好友来问他: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?徐铭座咬牙:我有这么贱?好友又问: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……徐铭座:我还有手。好友: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,你愿不愿意合作,你想哪去了?徐铭座:……男主是帅狗,又帅又狗。下一本写姐弟恋~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。文案: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:“做我的小狗可以吗
其他全本41万字
怀娇

怀娇

白糖三两
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,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,超尘脱俗,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,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。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,生得一副祸水模样,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,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。这样明晃晃的勾引,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,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,对此只视而不见,不曾有过半分动摇。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,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,只是她出身低微,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,
其他全本56万字
缔婚

缔婚

法采
项家败落,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,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,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、度日艰难。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、谭廷的婚约,亲自登了谭家的门。此事一出,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、攀附谭家,连脸面都不要了。......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,第一次知道她,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。谭廷不甚喜她,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。婚后,他们无话可说。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,晨
其他全本72万字
八零对照组再婚后,逆风翻盘了

八零对照组再婚后,逆风翻盘了

橙子棠
沈欢喜很倒霉,头婚嫁了个凤凰男,二婚嫁了个妈宝男。她忙着给家里挣钱,劳心劳力付出,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,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,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。几经磋磨,两个女儿心受重创,自卑怯弱,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,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。再后来,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,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;小女儿患了肺癌,也不愿告诉她,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,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
其他全本67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