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喵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思创文学scwxw.cc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叶烟凝紧紧盯着顾泊然的表情,只见他下意识拉了一下衣领,接着十分不自然地笑了笑:

“路上遇到了一只险些冻死的野猫,本想救它回来,却没想到突然发了狂,挠了我一下。”

叶烟凝丝毫没有退让继续追问道:

“野猫挠了可要小心些,若是染上什么病,可不是什么小事,快让我看看,我来给你找些药。”

说着,叶烟凝便伸手打算拉开他的衣领看看,毕竟一而再再而三的偶然,让她觉得一定有什么秘密。

自己是不算聪明,但也不是傻子。

叶烟凝刚拉上顾泊然衣领之时,手便被顾泊然紧紧握住了,她有些愠怒,抬眼看向对方。

顾泊然看看自己的手,立马收了回去,转身低头说道:

“抱歉叶将军,刚刚是情急了,这伤已经上过药好了差不多,如今将军衣着不整,若是我再......实在是惹人误会。”

顾泊然已经说到这种程度,若是叶烟凝再坚持,反倒会打草惊蛇,她垂眼掩去眼中的情绪,笑了笑:

“世子说得对,是我疏忽了,多谢世子刚刚帮忙上药。”

送走顾泊然后,叶烟凝坐在桌前一动不动好久,思索着自己重生以来的事。

上一世因为早早与林家割席,自己独自调查叶家冤案,除了叶家军,与其他人几乎没有任何往来,自然也不清楚眼前的顾泊然与林舒之间的关系。

所以一开始想到顾家仍然需要调查证明他们的清白,便理所当然把他们放在了与自己统一战线的位置。

但倘若他们与林舒才是一路人呢?上一世林如瑾悔婚,即使放出的消息是扣在了自己的头上,可是顾家又怎会不知晓他们要娶的人是谁?

若是他们商议好,把这件事推到了自己的身上,则既成全了林如瑾,这个林舒从小宠爱的女儿,又成全了林家与顾家两家的脸面。

反正自己一向都是那个桀骜不驯被世人唾骂恐惧的“玉面阎王”,悔婚不过是自己胡闹,又怎会给他们两家摸黑?

两全其美,他们何乐而不为?

这样想来,也许顾家与林家才是真正的盟友,如今顾家衰落,联络林舒的任务,或者阻止自己的行动,便都落在了这个世子头上。

刚好他们这所谓的罪名,又能让自己放松警惕。

也许即使当初自己没有出面,顾家仍然不会有任何损失,而自己出面,又保全了他们背后之人,也加快了皇帝对自己的厌恶。

甚至只是他们一起做的局,毕竟林舒背后还有太子撑腰。

仿佛一切都说的通。

将这些事情顺下来后,叶烟凝仿佛确认了那顾泊然,就是夜会林舒,想要杀了自己的人。

而确认此事,叶烟凝不知是喜是忧。

喜的是若当真如此,自己的目标或是仇人几乎就可以确定,但相对而言,如今在这涿州,自己孤身一人,没有叶家军支持,只要有一步行差踏错,便可能命陨于此,届时即使叶家军想要报仇,都无从下手。

况且如今顾泊然与自己低头不见抬头见,若是想要去那李府,简直难上加难,甚至说他已经知道李府一事,若在自己行动前灭了口,自己更是一点线索都找不到。

叶烟凝越想越想要立马去找那李府,可是这李姓何其多,她根本不敢轻举妄动。

很快便到了与顾泊然约定的时间。

月上树梢,叶烟凝轻蹙眉头满腹心事看了看天上,最终叹了一口气,换上一身不起眼的一衣服,在府衙外找到了隐蔽的顾泊然,以及一行衙役。

“叶将军你来了。”

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的错觉,叶烟凝总觉得顾泊然对自己说话时,与平时的样子不太像。

这更加重了她心中对于他的怀疑。

“我刚刚已经安排好了,这些兄弟兵分八路,各守在八个方位,你我带着几个人去东南方向,那里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。”

叶烟凝听着这似乎已经手到擒来十拿九稳的对策,心中有些疑惑:

“你这般安排,是有什么依据吗?”

顾泊然与叶烟凝一前一后,后面跟着几个衙役,一边溜着墙角走,一边悄悄对话:

“我大概了解了前几案的作案手法与规律,八个方位轮流作案,都是未出阁但已经定了婚约的姑娘,按照这个方位的话,今日最有可能就是东南方,而东南方刚好有一位李姓姑娘,前几日刚定了亲,夫家已经下了聘。”

“所以你觉得此人今日的目标,会是这位李姑娘。”

“我觉得很有可能,只不过为了保险起见,也在其他位置安排了人。”

“这东南方只有李姑娘一人订了婚吗?”

一行人已经到了所要盯着的位置,她们各自找好了掩饰之地,叶烟凝与顾泊然躲在了一个破烂木席后,透过露出的破洞,观察着周围的动向。

听到叶烟凝这个问题,顾泊然摇摇头,解释道: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娘娘腔

娘娘腔

水千丞
人-妻C受vs二世祖渣攻,深度无敌狗血文,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~!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,之前两部,其实都是伪•渣攻,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,勇敢进取,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!!!那什么,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,老千坑品顶呱呱,所以,放心跳吧。
其他全本59万字
八零对照组再婚后,逆风翻盘了

八零对照组再婚后,逆风翻盘了

橙子棠
沈欢喜很倒霉,头婚嫁了个凤凰男,二婚嫁了个妈宝男。她忙着给家里挣钱,劳心劳力付出,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,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,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。几经磋磨,两个女儿心受重创,自卑怯弱,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,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。再后来,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,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;小女儿患了肺癌,也不愿告诉她,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,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
其他全本67万字
小玲建军

小玲建军

空中云点
丈夫常年在外,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,一场情感纠葛,伦理大戏。…
其他全本9万字
怎敌她软玉温香

怎敌她软玉温香

鱼山醉
提起乔沅,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。出生钟鸣鼎食之家,才貌都是拔尖儿,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,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。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,直到她做了个梦。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,抛夫弃子,为他洗手作羹汤,结果还被抛弃,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。梦的结尾,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,怜悯道:“夫人,你放心去吧,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。至于小少爷,我找了一户人家,虽然以后不再
其他全本40万字
枕着星星想你

枕着星星想你

顾徕一
【清冷莽撞狼系年下×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】【航天工程师×神秘金丝雀】1,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,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。贫穷小镇,单亲家庭,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,寄住在贪婪舅妈家,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。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,她死都不认命。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,她感觉不到疼,只觉得晕。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。那女人有双桃花眼。2,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,没想到会在这破败
其他全本84万字
烈日与鱼

烈日与鱼

丹青手
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,没有人知道。他放肆妄为,性格野,天之骄子,不缺女生喜欢,也从来放浪随性。她靠近,他懒散没所谓,懒洋洋告诉她,“好学生别跟坏人玩。”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。他对女朋友很好,交往的每个女朋友,从来不翻脸,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,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,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。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,可这次分手,却闹得很难看,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
其他全本67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