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从天降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思创文学scwxw.cc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什么玩意?!”

“李乐那个猪头,居然被不到两千骑打败了??”

“而且还在往我们这边跑?!”

阳邑,县城外的围城大营内,白波军后军大将杨奉一脸的诧异和愤怒。

“是的将军”

前军小帅徐晃摇头:

“李乐将军的信使刚已入营,请求我们早做准备。”

“准备?他想叫我们准备什么?”

杨奉嚯的一下站起:

“真是个坑货,自己搞不定反把祸水引给咱们?

当咱们这是哪?河东城还是白波寨?”

杨奉之所以不满,其实是因为他自己的状况也并不算乐观。

眼前这阳邑县城虽然城墙不高守兵也不多,但许是长期处在对抗群山间盗匪的前线,其斗争意志和防守水平与内地的界休县城有天壤之别。

在县令的带领下,这里的百姓众志成城,万众一心,把他们这些只为谋财的白波贼是牢牢的挡在了城外。

为此,杨奉在此围攻已近一旬,却依然没有太好的办法。

县城打不下来也就算了,本来他们也就是抱着试试的想法。

毕竟守城方拥有绝对的优势,强攻城墙除了强弱对比极大,守方意志薄弱外,从来都是下下之选。

攻克城池,更普遍的情况都是靠长期围城实现的。

只要能稳定的控制周边,断绝敌军的援兵,破城是迟早的事情。

故而杨奉的目标本也就不拘泥于攻城。

郭太大将军给他的主要任务目的是控制这里,联系黑山军,共图大业。

只要这个做的好,不但他能重夺第一的名号,而且还能更好的安置那些逃窜过来的李乐残部,三军合流,席卷太原。

然而.

“不行,联系不上,完全联系不上。”屠川一脸遗憾。

“.”杨奉低头沉默。

同样话语,他已经听了好几遍了。

“许是因为前一段时日,那位苏将军临走前曾经对太行山余脉的山贼进行过一次清剿的缘故”

徐晃理性分析:

“据说他当日放火烧山,焚毁山寨,导致山中群雄大惊,纷纷远遁.”

“什么?!

怎么又是他?!”

杨奉麻了。

那个姓苏的小子,简直是他杨奉的丧门星,自从被他大败之后,杨奉便再没走过好运。

不但郭太麾下第一大将的名号被李乐夺走,补员和装备的配给都被降了一個档次。

本次出击也没讨到什么有油水的好活,被安排来大山这边联系什么盟友。

老实说,这已经算是一个将功赎过的处置了。

要不是杨奉作为郭太最初的嫡系,哪能被如此轻易放过。

但同样的,若是连这种小事都办不好,他杨奉哪还有脸回去?

况且,那李乐逃跑过来,他们怎么解决补给问题?

全靠抢掠来的这些,怕是支撑不了一旬啊。

于是,杨奉在烦躁中只得一边加大各地催粮进度,一边下令继续向东部深山中派出斥候,寻找黑山军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枕着星星想你

枕着星星想你

顾徕一
【清冷莽撞狼系年下×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】【航天工程师×神秘金丝雀】1,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,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。贫穷小镇,单亲家庭,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,寄住在贪婪舅妈家,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。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,她死都不认命。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,她感觉不到疼,只觉得晕。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。那女人有双桃花眼。2,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,没想到会在这破败
其他全本84万字
缔婚

缔婚

法采
项家败落,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,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,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、度日艰难。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、谭廷的婚约,亲自登了谭家的门。此事一出,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、攀附谭家,连脸面都不要了。......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,第一次知道她,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。谭廷不甚喜她,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。婚后,他们无话可说。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,晨
其他全本72万字
奈何她楚楚动人

奈何她楚楚动人

西柚99
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,凡事利益为先,就连婚姻,在一众联姻对象中,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、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。然而,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,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。虽然脸一样,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,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,...
其他全本45万字
小玲建军

小玲建军

空中云点
丈夫常年在外,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,一场情感纠葛,伦理大戏。…
其他全本9万字
替代品

替代品

半截白菜
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。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。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。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。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,等不到他低头。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。2年后,闻敛摇下车窗,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。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。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,穿着旗袍的女人。咬牙逼问:“谁的?”夏言轻笑,眉眼温柔疏离:“我儿子,他姓夏。”他姓夏。夏言往前走
其他连载53万字
我!清理员!

我!清理员!

鱼狱圄
“拿好,这是你这周的薪水。”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,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,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:“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……下一个!”“等等!”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,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,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,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,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。“该死的!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!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?”
其他连载33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