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创文学【scwxw.cc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患上绝症后我到处发疯》最新章节。

“爷爷。”姜笑唯乖巧地叫人。

倒是亲孙子闭着嘴不叫人,他不至于那么没礼貌,祁爷爷奇怪地上前看他。

“你去打架了?!”

“你都多大人了还玩打架这套?!”

见到他脸上的伤,祁爷爷怒吼道。

祁思远觉得自己的头更晕了,他一只手撑着头,揉太阳穴。

“爷爷,他不是打架打的。”看祁思远一副快晕过去的样子,姜笑唯略带心虚地替他解释。

祁爷爷也看出祁思远是真不舒服,赶忙带人进了别墅里,还打电话叫了家庭医生。

家庭医生到场后,结论跟医院的医生一样,让祁思远这几天卧床休息,不要多走动。

他给祁思远配了些冰敷和缓解头晕的物品,这也没办法通过吃药改善,只能让他好好休息。

经过一天的折腾,祁思远已经没有多少精力,白着唇躺在床上休息。

“说吧,怎么回事?”看他实在不舒服,两人跟医生一起退出了房间,祁爷爷问姜笑唯缘由。

难得在祁爷爷面前心虚,姜笑唯支支吾吾地说:“就是……嗯,阿远哥哥陪我练拳来着,我不小心打到了他。”

“你?”祁爷爷发出跟医生一样的疑问。

了解了前因后果,他不但没生气,还哈哈大笑起来。

笑得姜笑唯怪不好意思的,她红着脸:“爷爷,您别笑了。”

这有什么好笑的?

等邓婕和祁父晚饭时间回到家,听祁爷爷说完,竟然也笑了。

“他这小子,从小到大没人能动他,你给他这一拳,应该再重点才对。”祁父下了定论。

祁思远从小算是被祁家人无意中溺爱长大的,祁家家教算严,但也只是礼仪上的规矩严,例如吃饭不能吧唧嘴,见到长辈要问好之类的。

但祁思远叛逆的时候,祁家也没人舍得上手打他。

何况他也从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,最过分的一次就属他成人礼那天打了调戏姜笑唯的流氓。

加上他从小练各种防身的技能,能伤他的是少数。

更何况打他的人不是别人,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姜笑唯。

“让他也受点皮肉之苦。”祁爷爷淡定地喝了口茶。

听到祁家人这样说,姜笑唯心中的惶恐总算消了些。

她倒不是怕祁家人会报复她,只是伤了金娇玉贵的祁小少爷,多少有点不好意思。

晚饭时间,家里的阿姨说祁思远头晕的厉害,让她把饭拿下来。

病号不吃饭可不行,姜笑唯端了碗粥上楼。

“叩叩叩。”姜笑唯敲门,里面没动静。

不对啊,阿姨说他醒着呢。

“祁思远,是我。”姜笑唯又敲了几下,出声道。

“进来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

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

鬼谷仙师
物品:雄鹰展翅图!介绍:唐府遗弃之物,唐寅闲暇所作……完整度:20%修复需消耗财富值:50W。——陈牧羽,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,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,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...
其他连载646万字
和离之后

和离之后

碧云天
嫁入沈家七年,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。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,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,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,拿着讨回来的嫁妆,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,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。直到有一天,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?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,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。PS:女主是本土女,突然醒悟的那类型,有金手指,很粗大。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,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
其他全本59万字
小玲建军

小玲建军

空中云点
丈夫常年在外,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,一场情感纠葛,伦理大戏。…
其他全本9万字
烈日与鱼

烈日与鱼

丹青手
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,没有人知道。他放肆妄为,性格野,天之骄子,不缺女生喜欢,也从来放浪随性。她靠近,他懒散没所谓,懒洋洋告诉她,“好学生别跟坏人玩。”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。他对女朋友很好,交往的每个女朋友,从来不翻脸,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,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,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。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,可这次分手,却闹得很难看,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
其他全本67万字
缔婚

缔婚

法采
项家败落,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,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,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、度日艰难。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、谭廷的婚约,亲自登了谭家的门。此事一出,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、攀附谭家,连脸面都不要了。......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,第一次知道她,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。谭廷不甚喜她,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。婚后,他们无话可说。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,晨
其他全本72万字
折君

折君

素染芳华
柳渔长相娇艳,生就一副媚骨,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,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。再睁眼时,重回十五岁那年,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。重生回来,迫在眉睫只一件事。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,脱离柳家,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。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,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,才出媒婆家门,转身就遇一少年,媒婆低声与她道:“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。”柳渔懂了,三号目标。.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
其他全本12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