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倚楼望桑田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思创文学scwxw.cc

“各位,你们这段日子的艰辛,朝廷都知道,这位是朝廷派来协助咱铁树村解决土地问题的司农司丞,应照眠大人……”

“大家有什么疑惑,可以向应大人请教。”

县丞李承辉简单明了地向村民们介绍了一番,便往旁边一站,把村民们的热情引向新来的官身上。

应照眠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村民们包围了。

“大人啊,我们的种子腐烂了啊……”

“田地什么时候能种粮食啊……”

“你们给的药水没用啊……”

“你们到底研究出法子来没有啊?我们一直吃官府给的口粮不是办法啊……”

“大人啊……”

“大人,到底怎么办啊……”

“别,别急……安静……”应照眠连连后退,头往后仰,鼻中嗅着各种污浊的气味令他倍感不适,俊颜渐渐变得难看,一时不知如何应对。

县衙的人在一旁观看,完全没有要去解救这年轻的京官的意思。

陶真晓双手抱胸,倚在一家宅子的墙壁上,悠哉地望着窘迫的年轻官员。

司农司丞?

多大的官?

行不行啊?

他看着稚嫩,不像是玩泥巴的官,倒像是舞笔弄墨的。

“大家安静,听我说……”应照眠声音拔高,双手挡在身前,努力与村民们保持距离,脸色转冷。

大家倒也没逼太紧,见状渐渐安静下来,直勾勾地盯着这新来的官,看他能给出什么说法来。

应照眠缓了口气,扯着嗓子道:“我理解大家的处境,但请大家先别急,听我说……本官是司农丞,非农师……就是说,我来是了解这里的土地情况,对土地研究并无经验,恐不能为……”

他本想说明情况,叫大家不要误会,但这话一出激起更多的民怨,自寻死路。

“什么?你不是来办事的?”

“那你干什么来了!”

“来看我们喝西北风啊!”

“浪费我们的时间!”

“难怪看你一副公子哥的样,敢情就是个纨绔!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娘子金安

娘子金安

荷风送
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,生得容貌娇美不说,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。到了年纪,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。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,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,却不苟言笑,端贵冷肃,府中上下都怕他。年纪一大把(bushi),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。秋穗认真想了想后,决定还是算了。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,且她也不想做妾。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,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。.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
其他全本92万字
绕床弄青梅

绕床弄青梅

洛阳bibi
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,住在一个大院,上的同一所学校,钻过同一个被窝,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
其他全本40万字
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

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

骨色弯刀
【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】方黎十九岁那年,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,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,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,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。90年代,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,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,一无所有,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,步步为营,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,完成资本原始积累。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,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,方黎怎么也
其他全本65万字
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

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

铜炉添香
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,生的美,性子冷,病体沉疴,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。所幸,嵇雪眠入选国子监,一路升至内阁首辅,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。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,嵇雪眠赶赴南疆,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,哪知道出师不利,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。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,多年不见,再次扭打在一起,难舍难分。“雪眠,我想你了。”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,俊美轻蹙:“你这么香……难道是个哥儿?”嵇雪眠甩手,面若
其他全本58万字
予你

予你

阮呈
〈一〉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,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,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,没过多久,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。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,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,历经情场之坎坷,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。她们是初恋。爱的毫无保留。所以就连分手时,都分的比常人激烈,异常难看。〈二〉多年后,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,却在冠冕影后那晚,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,甚至哽咽难言,众目睽睽之
其他全本135万字
表姑娘不想攀高枝

表姑娘不想攀高枝

瓜子和茶
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,生得是敏秀瑰丽,婉婉有仪,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,非要娶她为妻。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:“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,也配得上我儿子?”谢景明漫不经心说:“这有何难,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。”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,小姑娘温柔一低头:“舅舅好。”娉娉婷婷柳梢头,春光澹荡不胜羞。这一刻,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,不给任何人瞧。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,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,从不肖想攀
其他全本5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