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成不了救世主那就灭世吧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思创文学scwxw.cc

维特头朝外,跪在走廊的铁栅栏前。

他的双手就这么被绑在扶手上,四五名强壮的狱卒将他死死压住,而此刻他,终于看清了自己所身处的环境。

这是一个巨大的圆柱形坑洞,坑洞四周的石壁布满了一层又一层的环形监牢。

向下看去,坑洞深不见底,而顶部则被圆锥状的巨大晶石封死,整座监狱密不透光。

维特意识到,自己可能被关在某个地下监牢里。

此时的维特只能无助地大喊,而他的呼喊声也很快得到了回应。

原本死一般寂静的坑洞内,传来了一阵异样的震动,从漆黑的牢房门口中,陆续走出无数的囚犯,他们衣衫褴褛、目光涣散。

整齐有节奏的跺脚、敲击,嘴里不停的喊着:“书!书!书……”

这场面让维特心底发毛,就像是邪教信徒**的场面。

而他们的教主正是诗人,诗人此时张开双臂,俯视着一众信徒。

他开口说道:“感谢苍穹之上的神鹰,它怜悯我们,就像怜悯自己的儿女一般。尽管我们都是罪孽的,都是残缺的,但神鹰没有抛弃我们,在这暗无天日的监狱中又为我们带来了一束光明!”

“一位堕落的骑士,一位出色的作家,他的名字是——维克多!!!”

在诗人的煽动下,囚犯们的情绪变得异常高涨。

他们不断地重复喊道:“维克多!维克多!维克多……”

狂热的氛围中,他看到那个丑八怪正拿着一把烧得火红的剪刀,向着自己走了过来!

维特害怕到了极点,他拼命地挣扎呐喊,手臂上的绳索勒出道道血痕,可依然无济于事。

此时的他非常清楚,如果说这是一场邪教的祭典,那么自己就正是那个等着被献祭的祭品。

他听到一旁诗人的狂笑,他看到底下无数囚犯期待的神情。

一股深深地绝望瞬间将他笼罩,他放弃了抵抗,就像灵魂放弃了这幅身躯一般,肌肉完全松弛,大脑也是一片空白。

麻木地看着自己的嘴巴被狱卒撬开,蛮横地将舌头拉扯出来,随后用那把烧得火红的剪刀,将其从中一刀剪断!

剧烈的疼痛将维特逃跑的思绪又拉回现实,看着杰西卡拿手里高举着那片血淋淋的断舌,囚犯们爆发出潮水般的欢呼声。

他不相信这是真的!自己的舌头就这样被割掉了?!

“哈哈哈哈,完美完美完美!语言禁锢了我们对文字的渴望!是我,是我将你就此解放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诗人表情扭曲发出癫狂的笑声。

鲜血慢慢的渗出嘴角,疼痛让他的意识逐渐模糊……

……

维特睁开双眼,他感到头晕脑胀,眼前是一个颠倒的世界。

头顶上方是牢房的地板,此时自己正被倒吊了起来,

他回忆起昏迷之前所发生的事情,这一切就像是噩梦一般,他晃动身体想要挣脱束缚。

“杰西卡把他放下来。”维特背后传来熟悉而又恐怖的声音。

维特再次坐在铁椅之上,双手可以自由活动,但脚却被绑得死死的。

与上次一样,桌上放有鹅毛笔,纸张。不同的是这间牢房四周没有那些骇人的刑具,取而代之的是两边布满书籍的书架。

“你给我的惊喜真是越来越多了,维克多。”诗人微笑地说道。

维特破口大骂却只是发出吚吚啊啊的声音,现在的他已经无法再正常说话!

他愤怒地睁大了双眼,看着诗人在自己面前来回踱步。

“是不是不痛了?你昏迷了三天,嘴中的伤口竟在三天之内便痊愈了。不仅如此,之前你那胸口上都能看见对面风景的伤口,也都在这三天之内好得七七八八。”

“最重要的是——你竟然没有一点呼吸与心跳,就像是一个**!”诗人说着贴近维特,将手放在他的胸口上说道。

诗人的话让维特有一些动摇,他知道自己身体的秘密是藏不住的,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便被发现。

没错,维特天生就没有心跳与呼吸!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小说推荐:《重生八零娇妻入怀》《四合院:治理众禽,从签到开始》《凡人修仙之仙界篇》《言灵师的娱乐圈》《折君

菩桃酒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思创文学scwxw.cc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小玲建军

小玲建军

空中云点
丈夫常年在外,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,一场情感纠葛,伦理大戏。…
其他全本9万字
枕着星星想你

枕着星星想你

顾徕一
【清冷莽撞狼系年下×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】【航天工程师×神秘金丝雀】1,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,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。贫穷小镇,单亲家庭,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,寄住在贪婪舅妈家,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。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,她死都不认命。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,她感觉不到疼,只觉得晕。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。那女人有双桃花眼。2,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,没想到会在这破败
其他全本84万字
野性难驯

野性难驯

笼中月
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————炎炎夏日,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,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。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,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,看起来很像混混。“喂,病秧子,不要紧吧。”他蹲下,汗滴到庄绍脖子上。庄绍皱紧眉爬起来,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,连声谢谢都不想说。又是一年夏天。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,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。送走学妹,庄绍沉默,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。“跑完步了?要不要我帮你
其他全本57万字
晚来雪

晚来雪

归鸿落雪
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,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,直到他遇见了湛华。这人几次舍命护他,将他当眼珠子疼,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,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。挣扎再三,季怀栽了。刚栽进去,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,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。季怀不信邪,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,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。【狗血版文案】季怀活了二十年,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“鸠”。他抢了真“季七”的身份、亲人,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,两
其他全本31万字
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

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

铜炉添香
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,生的美,性子冷,病体沉疴,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。所幸,嵇雪眠入选国子监,一路升至内阁首辅,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。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,嵇雪眠赶赴南疆,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,哪知道出师不利,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。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,多年不见,再次扭打在一起,难舍难分。“雪眠,我想你了。”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,俊美轻蹙:“你这么香……难道是个哥儿?”嵇雪眠甩手,面若
其他全本58万字
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

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

昀瞳
[半无敌,休闲文,日更万+]许笙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!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,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!第一武魂:九心血棠!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,以血为祭,以魂润棠...
其他连载1000万字